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原标题: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王国维像

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王国维早期讲义三种》

王国维 述 邬国义 编校 中华书局

王国维的早期教育思想

王国维先生书法作品

  【读书者说】

  很多人并不知道,王国维先生除了在文、史、哲方面的学术成就外,还着力于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位尝试在近代心理学、伦理学、美学的基础上,构建中国近代教育理论的开拓者。

  早在1904-1906年期间,他在江苏师范学堂任教时就曾讲授过《教育学》《心理学》《教授法》等课程。其中《教育学》讲义于2009年收入《王国维全集》,而《心理学》《教授法》近年来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邬国义教授觅得踪迹,并合编为《王国维早期讲义三种》一书,近日由中华书局出版。

  翻阅《王国维早期讲义三种》,封面设计雅致,正文美观疏朗。这三种讲义虽为王国维先生译述性质的作品,但“并不是完全照搬日本原文,而是有所选择、删改、增添,乃至改写的部分”。它拓展了王国维的学术领域,为世人进一步了解、研究王国维早期学术活动提供了更多可以参考、借鉴的成果和资料,有着不同凡响的重要意义。而书中富有创建性的教育思想,在今天看来仍有借鉴意义,尤其值得品味、思考。

  “完全之人物”思想之构建

  对于中国教育的发展来说,王国维最大的学术贡献就是“完全之人物”思想的构建,即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完全之人物”。王国维认为:“教育者,成人欲未成人之完全发育,而所施之有意之动作也。”教育活动有其独特的目的和意义。针对这一问题,他极力推崇弗兰利希“身体及知识不但为道德之方便(法),其自身有独立之价值明矣”的观点,从人的身体及精神两部分协调发展的视角,明确提出了“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思想:“盖人有身心二面,而心意中又有知识、感情、意志等种种之现象,故唯以其一部分为教育之目的,不可谓之妥也。”教育虽然要注重道德教育的重要性,“然他部分亦人之所以为人之一成分,故不可不加之于目的中也。”因此,教育要以培养多方面发展的人为目的。“故教育者即体育、智育、情育、意育也。故身体健全,及知识、感情、意志之调和发达,此定教育之目的时,所不可不察也。”

  同时,他把知、情、意三者的理想境界理解为真善美的体现:“然其所归,在使人之身心诸能力调和而发达,以达真善美之域,又得完全个人的生活及社会的生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教育必须注重德、智、体、美的有机结合,实现知、情、意的相得益彰,协调发展,培养“完全之人物”。至于实现“完全之人物”的方法,王国维在《教育方便(法)之种类》中强调:“教育之方便(法)有三种:增进其身体之生活,必由卫生;坚固其道德的生活,必由训练;长其知识,则由教授。”在三者之间的关系上,他强调相依相助,缺一不可:“卫生虽为体育之主要方便(法),然欲奏其功,不可无节制,勤勉诸德,又不可无卫生之知识,故必借训练与教授之助。于训练时亦然,非由卫生以健其身体,由教授以得道德之知识,亦不能达其目的。就教授言之,亦非由卫生及训练之助,而于身体及心意上有必要之能力,则教授亦属无效。”基于此,他强调:“要之,三种之方便(法),必互相统一,然后可达教育之目的。”

  德、智、体、美“四育”的功能定位

  王国维旗帜鲜明地对德、智、体、美“四育”进行了功能定位。关于“德育”的功能,他认为是教育的最高目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肯定道德教育的必要性,认为“德情者,人之所以为人所不可缺者也。”否则,“则全失人之所以为人之价值,而不免责罚者也。”二是认为道德教育是教育的最高目的,必须达到这个目的才能取得良好的教育效果,即“道德者,人之所以为人之要点,教育之力不可不专注于此,而视为最高之目的。”三是认为德育最主要的方法就是榜样的力量。榜样是最直观的教育方法,也是学生最容易接受的。

原文链接: ,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