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照本宣科的生产计划

生孩子是人生一件具有特别意义的大事,我老早就告诉自己,应该在遗忘之前把它写出来。现在宝宝刚满100天,就写点自己的回忆权作纪念吧!回忆:照本宣科的生产计划“生产计划”(BIRTHPLAN),即指分娩计划。在英国,孕妇只要是在公立医院生产的,都要在人手一册的记录本上写个生产计划。产前训练班的老师说:“写个计划,临产入院时把记录本交给接生护士,才能让生产过程在最大程度上按照你的意愿去进行。”所以我在认真研究、分析了大量资料之后,和先生一起制订了我们的生产计划。

主要内容如下:1.采取水中生产的方式。因为水中生产是最好的自然生产方式,也比较特别。2.孩子的爸爸进入产房参与生产的全过程。3.孩子的爸爸不剪脐带(先生不想,说没有必要)。4.孩子一出生就用“SKINTOSKIN”(即先不包不洗,直接贴着妈妈胸前的皮肤)的方式来适应环境。离预产期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我把写好的计划按要求拿去跟我的助产士讨论。我担心的是唯一的水产池会给别人“抢”去,她摇头笑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我在这家医院工作了好几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抢着用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继续心情舒畅地逛街,参观博物馆,看音乐剧《狮子王》……预产期5天前的早上,见红了,而且脊背底部有一种隐隐约约、时断时续的痛。第二天起床之后,我打个电话到妇产科咨询。得到的回答是,看样子还没开始生。到了晚上越来越痛,根本睡不着。熬到半夜两点钟,实在熬不下去了,就灌满一缸的热水,躺在浴缸里,疼痛立减,还真管用!我在里面睡到四点多,再从浴缸里爬出来,披着浴袍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不知是太累还是由于泡澡放松的缘故,没觉得很痛,居然又一觉睡到七点多。

可是快到九点钟的时候,感觉到破水了。先生立刻打电话通知医院妇产科。等赶到了医院时我已经痛得快不行了,先生一手扶着我,一手提着住院包,一步一挪。在医院的长廊里,我抑制不住地呻吟着,到了妇产科,开始叫起来,先生后来告诉我说那简直是“嚎叫”。交上生产计划记录本,等了十来分钟,感觉却像一个世纪。一个中年女助产士气定神闲地把我引进一间产房,翻看我的记录本,说:“你想水中生产?我给你换到有水产池的产房去?”我当时痛得不得了,心想这一折腾还不得又等上十几分钟?再说也不愿走来走去了。我就说不换了,就在这里生吧。接下来近两个小时的挣扎,简直不堪回首。

产房里只有一个助产士,一个小实习生。我斜坐在产床上,抬高右腿,助产士叫先生一手抓住我右脚掌,一手撑住我右手,小实习生则抓住另外一条腿。助产士不时地说:“Push!Push!!”“Beautiful!”我则不停地吸笑气。由于我的宫缩时间短,往往力气还没使出来就停止了,所以婴儿的头被推出一点又缩回去,反复折腾着,大约在折腾了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我一使劲,把所知道的佛祖菩萨名号反复默念。

结果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佛菩萨显灵,婴儿的头终于出来了,然后宝宝就顺利诞生了!助产士把剪刀递给先生,要他剪脐带,他倒是没有按原计划推辞;再然后宝宝被送到我怀里,“SKINTOSKIN”---到此我总算开始按计划行事了。这生产的过程不是很痛,大概是因为可以吸笑气。不过先生推得太用力了,他手上很有几斤蛮力,我因此腿部臀部过分伸张,产后三个星期都得用拐杖才能走路,翻身起床都感觉困难。我责怪他,先生叫屈:“是那个助产士使劲叫我PUSH的!”我说:“笨蛋!是叫我PUSH,不是叫你!”

原文链接: ,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