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月子:从红糖鸡蛋到私人定制_南宁母婴店

原标题:坐月子:从红糖鸡蛋到私人定制

  某月子中心提供的月子餐,荤素搭配,既满足产妇的营养需求,又能帮助身材恢复。

  “我们那时候没条件,生孩子、坐月子都是熬过来的。不像现在,热了有空调,冷了有暖气,生完孩子吃穿都非常讲究。”闲暇聊天时,似乎总能发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每每提起坐月子,年长一些的妈妈们几乎都在“忆苦”,她们在各自的“吐槽”和倾诉中找寻心里的安慰;而年轻妈妈们更多的是经验分享,笑谈之间,她们想到的,是如何让这段特殊时光过得更加舒适、幸福。

  告别艰难岁月

  时针拨回到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不久,积贫积弱,物质匮乏,医疗条件非常落后。

  那一年,曹秀琴刚刚19岁,结婚一年多,她生下长女,成为一位母亲。曹秀琴生长在山东的农村,30多岁时和丈夫一起投奔亲戚,在长春扎下了根。曹秀琴一共生了8个孩子,只有5个孩子长大成人,另外3个因为生病和饥饿不幸夭折。

  “我们那时候生孩子,真就是以命换命。”曹秀琴感叹说,“生我家老大那时候难产,折腾了两天才把孩子生下来,躺在床上,当时我就觉得俺娘俩肯定活不成了。俺家老大落地儿不会哭,浑身青紫,产婆让孩子他爸抽口烟袋,把烟儿喷孩子脸上呛她,喷了四五口,我家老大才哼哼唧唧地哭出来了。”陈年旧事虽然已是非常久远,但老人提起来,记忆犹新。“那时候,咱农村人生孩子哪有去医院的?都是找个产婆,自己在家生。要是胎位顺当的话还好,遇上难产,那命说没就没了。”

  曹秀琴生孩子算是幸运地死里逃生,但坐月子却是苦不堪言。“那时候家家生活都困难,一年到头,也就过年那几天能吃上点白面,平时就吃点红薯、玉米面充饥。”她说,“自己坐月子的时候,家里没啥吃的,婆婆只能用杂面给我做点面汤。”大人吃不饱,孩子就没奶吃。“我家老大饿得皮包骨头,后来听人家说生吃花生能下奶,家里就托人转借,借了不到1斤花生。那时候可没有现在的榨汁机,我就自己嚼着吃。后来奶水下来了,我一口牙也累坏了,从那以后吃东西牙老打软。”老人叙述着往事,直直地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像是在讲故事,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突然,她回头一笑,说:“那些年,一到吃饭的时候,几个孩子就围在一块抢吃东西。我就想,‘啥时候能过上嘴里吃着,筐里还能有余粮的日子?’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么一天!现在,家里鸡蛋、肉、奶、青菜……冰箱里摆得满满的,水果都没断过,天天换着样儿吃。这样的日子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鸡蛋和红糖

  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东北大地,百姓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

  1990年冬天,王珍的儿子在长春一家医院呱呱坠地。一出生,小家伙就被护士抱到了育婴室,由护士负责统一照顾喂养。“那时候的育儿理念还不像现在这么科学,不提倡喂母乳,头几天的乳汁都抽出来倒了。孩子们躺在育婴室里,一字排开,护士就拿个奶瓶子给他们喂奶粉,百儿母婴 ,这个一口,那个一口,就这么轮着喂。”王珍回忆说。

  “那时候没有月嫂,也没有月子中心,所以也没有别的选择,一般都是婆婆或者娘家妈伺候坐月子。”王珍出院的时候,直接抱着孩子住进了公婆家。王珍记得非常清楚,回家之后,家里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亲戚朋友,每个人来的时候,几乎都挎着一篮鸡蛋,还提着2斤红糖。“鸡蛋和红糖就是当时看望产妇的标配。”王珍笑着说,“当时我家厨房摆满了鸡蛋和红糖。”而这些鸡蛋和红糖也几乎都跑进了王珍的肚子里。“按照老一辈的观念,月子忌口比较多。坐月子30天,我一天三顿,几乎顿顿都是粥,每顿在里面加四五个鸡蛋,再放点红糖。那时候可不知道胆固醇这个概念,想下奶,你就得多吃。现在想想,那时候真不知道是咋熬过来的。”

  王珍公婆的家就在红旗街商圈附近,三室一厅的房子。房子面积不小,但卫生间却很局促,“只有一个马桶的位置,连个手盆都放不下了。”那时候,房间里已经装了暖气,尽管如此,王珍还是被婆婆严格要求着,“不准洗头、不准洗澡,不听话,落下月子病一辈子好不了。”在婆婆的警告之下,王珍不敢越雷池一步,“我当时真的快要馊了。”大人可以不洗,孩子却还是要讲究卫生的。王珍记得,为了给儿子洗澡,家里买了一个大盆,就那么一壶一壶地烧开水往里倒,再加些冷水调调水温。“有时候,这边水调好了,孩子也睡着了。怕水凉得快,我们就用塑料膜把盆包起来。”

原文链接: ,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