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邦首页> 健康保健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农药使用国

作者:本站发布       发布日期: 2015-09-29      点击: 3468

  在中国,农药问题似乎还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中国的农业生产依旧是走着化学农业的老路,有过之而无不及。

  1962年《寂静的春天》在美国出版,其中关于农药危害人类的描述震惊全球,引发了世人对农药危害的持续关注。但在中国,农药问题似乎还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中国的农业生产依旧是走着化学农业的老路,有过之而无不及。
  绿色和平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农药使用国,农药的单位面积用量为世界平均用量水平的3倍”,而且农药使用量并没有随着耕地面积的减少而减少,反而是逐年增加。农业部官员也曾明确指出,中国的农药实际使用率仅仅只有30%,这就是说70%的农药都是流失到环境中去的。由此带来的环境生态危机可想而知,这已然对中国农村、农业构成了巨大挑战,同时也威胁着公共健康和发展的可持续性。
  那中国农业是否离不开旧范式的化学农业,只能承受这一“发展”的代价呢?本文通过介绍一本著作,来向广大读者呈现另一种选择的可能性。
  Courtney Dowdall 和Ryan Klotz的新著《农药与全球健康——了解化学农业依附性,寻求可持续路径》(2013)立意就在于找寻一条能够解决人类和生态环境受农药毒害的途径。两位学者长期关注危地马拉西部高地的发展和变迁,其中,Courtney是一位应用人类家,主要研究危地马拉西部高地的经济发展、商品认证、全球化等问题;Ryan则是一名数据科学家,他的研究主要涉及危地马拉西部高地的玛雅社区的乡村发展、农业可持续性以及农民生计问题,尤其关注农业现代化所带来的社会、文化与环境影响。他还同多个地区的当地机构合作,组织并实施以社群为基础的协作研究,以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农业项目。而这本著作,则是两位学者长达18个月的田野调查的结晶,它考察了危地马拉的两个农业社区中农民所采用的两种不同的农耕方式,即化学农业和有机农业,比较了两者的差别,同时,揭示了农民滥用农药产品背后的复杂原因。
为什么农民难以戒掉农药?
农民上了“跑步机”
  化学农药的大量使用,不仅给农户家庭带来了资金压力,而且严重地影响了公共健康。危地马拉农民的头痛、皮疹、胃炎等疾病都归因于化学农药的大量使用和暴露。吊诡的是,农民还是选择大量使用化学农药产品。明知农药使用会危害公共健康和环境,为什么农民戒不掉农用化学品呢?

  首先,我们来看一个隐喻,这是关于农药使用的“跑步机”隐喻:随着在农业科技,如农药上的投入越来越多,农民不仅越来越依赖于农药和化肥来保证产量,而且还得持续投入新科技以保持竞争力。因此,科技投资变得类似于在跑步机上奔跑,为了让它加速,你要跑得更快更费力,但实际上只是原地踏步。那么农业科技投入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呢?如果将“跑步机”隐喻扩展到社会领域,一系列导致农民对农用化学品产生依赖的压力就可以得到解释,这些压力包括他们的家用所需、对农药商贩的农业知识的依赖、有机农业所需要的大量的劳动时间投入、消费者的消费偏好等等。而这些压力则会影响农民在使用农药的化学农业和使用有机物的有机农业中做出抉择。

  作者在书中向我们详细揭露了化学农药的持续使用和滥用背后复杂的政治、文化和经济原因。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影响下,危地马拉曾经相对简朴、自给自足的农业社区开始受到冲击而逐步瓦解,农业社区对电力、交通、通讯等公共设施的依赖渐渐增强。这一变迁过程我们也可以在其他地方见到,例如在印度尼西亚土著地区,土著居民对于交通、学校等现代化基础设施都是极为向往的。

  概言之,现代化发展的话语不断席卷全球各个角落,使人们在对现代化生活充满渴求和想象的同时,不断将其生活拉入到市场的轨道中来,使其生活资料的获取都开始商品化。危地马拉的农村社区也是如此,为了获取上述公共设施,许多农民纷纷选择种植新品种的蔬菜或者咖啡,以期在市场上获取现金。而为了在市场上有竞争力,农民不得不选择最有效力的化学农药以保证产量和光鲜的外观。而一旦踏上这条道路,“经济需要、别无选择、以及全球化经济导致的紧迫需求,比如保持竞争力、独立支付医疗费用、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等等”(p.59)原因,将会把农民牢牢锁在持续滥用农药的牢笼中,并继续打着经济发展的大旗害人害己。
改造命运
社区生态农业是出路
  那么除了依赖农药,农业发展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可选?答案是肯定的。通过咖啡和蔬菜种植的案例,本书指出了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的可行性。以San Carlos地区两位农民(Josue和Josefina)的农业生产转型为例,我们看到面对化学农业生产导致的健康危害等问题,San Carlos地区的居民是如何采取革新措施,积极改造自己的命运的。

  San Carlos地区共有十个村子,人口一万多,人均1.7英亩土地,是典型的小农作业,当地的生活、教育、医疗水平都很低下。自1960s末开始,农民被劝说放弃玉米种植,转种出口蔬菜。出口蔬菜推动项目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帮助,他们为农民提供一揽子(package)服务,包括高产商业作物的种子、人工氮肥料等各种化学农业生产资料。这些乡村经济发展和农业现代化项目,瓦解了San Carlos地区传统农耕模式,加速了该地区以化学用品为基础的现代农业的出现。由于缺乏农业知识、节约劳动时间、以及农药供货商的错误指导,Josue 和Josefina以及他们的家人都曾受到这种化学农业的伤害,经常头痛、胃痛。

  后来,当他们遇到OPSC(Organic Producers of San Carlos)——一家在当地NGO的帮助下成立的小型合作社后,了解到了化学农药吸入和暴露的危害。OPSC为他们提供一种新的农业思路,即以有机蔬菜销售为基础的农民自己主导的微型企业。有机农业既可以保护自然资源,又可以保证农民健康,这种新的耕作方式让农民和科学家联合起来,利用地方资源和生态工序来控制害虫或培育土地。在OPSC的指导下,Josue学会了“混养”(polyculture),即在同一块地种不同的作物来防止害虫,还学会用动物粪便做肥料以减少化学投入。这种方法既省钱,又容易实施。虽然有机农业需要付出更多,但Josue认为有机农业与化学农业的区别是很大的,带来的影响也是重大的。OPSC还在Josefina的村子里成立了一个妇女组织,由Josefina负责,不仅让妇女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公共事务,还帮助当地社群消除因竞争导致的利己主义思想,互相交流农业栽培技术,增加对有机农业的了解。

  虽然有机农业仍面临一些困境,比如其产品在外观上不如化学农业产品好看,不受超市和消费者青睐。但Josue和Josefina对有机农业的前景十分乐观,他们认为,通过直接销售、送货上门以及对生产者和消费者进行双向教育等实践,在都市消费者中创造一个庞大的有机农产品消费市场也并非不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从长远来看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因为只有有机农业才能保证食品的安全、农业生产的可持续和美好的生态环境,也只有有机农业才能保证子孙后代的健康。

  自60年代以来,学术界关于农药的研究逐渐形成两个方向,一个是研究如何让农药更有效地保护作物和控制疾病;另一个是寻求解决人类和环境受农药毒害问题的方法。本书的一大亮点在于它以民族志的方式延续了第二个方向的研究。不论是指出化学农药的使用给全球公共健康带来的危害,还是证明新的农业思路的可行性与必要性,作者都不是空谈理论、纸上谈兵,而是脚踏实地,从农民的角度出发,从他们的惨痛教训和成功经验中提炼观点。区区一百来页,却让笔者感受到农民觉醒和社区团结的力量,一个个成功的例子说明,采用有机农业耕作方式,农民既能保障家庭收入,又可以不危害公共健康,维护农业生产和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而这应该为当前面临严重生态危机的中国农业所借鉴。
内容转自公众号“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 打印 ] [ 返回 ]

  电话:0411—84602192 400-699-6017 0411-84542743 传真:0411-84602192-606
邮件:nz.healthlink@gmail.com 客服QQ:在线留言 招商QQ: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备案号:辽ICP备09010908号 技术支持: 天行设计
大连网站制作 大连网页设计